2020-01-17
首頁
2020-01-12 下載 信息 (doc 格式) 列印文章

2020年 新年營 主題信息第2課                      1月12日 李永仁牧者

經文 / 耶利米書 29:1-23
金句 / 耶利米書 29:13

若專心尋求我

「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


人都盼望新年有新氣象,去看晨光第一線,為家居漆油,買新衫新鞋,尋找新工作等。然而,新年、新事物並不能帶給人長久的光明和盼望。因而,人大了,對新年新春並不會有太大感覺。最近,強烈的無助和負面情緒籠罩著香港,我們也許會擔心著將來和下一代如何。今日經文的筆者先知耶利米,所處身的時代比我們更為悲哀和絕望。但通過先知的話,掌管歷史和我們生命的神告訴我們祂的意念,不是降災禍,而是賜平安,叫我們末後有指望。為此,我們要專心尋求神,側耳傾聽神的說話。當我們每天尋見神,即使在絕望的黑夜裏,也能預備復興的清晨來臨。

Ⅰ‧要生養眾多,為所住的城求平安 (1-7)

耶利米本是亞拿突城的祭司,在約西亞王13年,約16歲時被呼召,作先知約四十年。耶利米處身時代正值猶大國存亡之秋。當時北以色列國已在公元前721年,即一百多年前亡於亞述。南猶大國雖因希西家王聽從先知以賽亞的勸勉與教導,全心信靠神而從亞述手中得奇妙拯救。然而,約西亞王的復興,並未能將百姓帶回真實的潔淨中。約西亞王的子孫,末代的四位君王,約哈斯、約雅敬、約雅斤和西底家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耶利米在這樣的時代被神呼召作先知,宣告審判必臨,百姓要服在巴比倫王軛下,這都是神命定的。因此,耶利米成為本國所憎惡的先知,甚至被指為賣國,要把他處死。但耶利米一直忠心到底,就算在耶路撒冷被攻破,巴比倫王允許他自選居住之處時,他沒有選擇退休,卻與悖逆的百姓在一起。後來,他被不順從神吩咐的百姓挾帶下埃及,有傳他被百姓用石頭打死殉道。

本段經文為耶利米寫信給兩次被擄到巴比倫的猶大百姓。請看第1,2節:「先知耶利米從耶路撒冷寄信與被擄的祭司、先知,和眾民,並生存的長老,就是尼布甲尼撒從耶路撒冷擄到巴比倫去的。(這在耶哥尼雅王和太后、太監,並猶大、耶路撒冷的首領,以及工匠、鐵匠都離了耶路撒冷以後。)」猶大國共有三次被巴比倫侵略,分別為在公元前605年、597年和587年。第一次被擄,耶和華殿部份的器皿被帶走,國中最優秀的人材,王室貴族被擄去,包括但以理和他的三個朋友。第二次被擄,除了耶和華殿和王宮裏的寶物被帶走,猶大王耶哥尼亞,又名約雅斤,與太后、太監,眾首領,並技術人員的工匠和鐵匠,共一萬人被擄去。其中也有以西結先知,只剩下國中最貧窮、最低端的人口(列下24)。第1節提及「生存的長老」,表示猶大的情況非常的險惡,大部份作領袖的長老已死去,只剩下少數倖存的來到巴比倫。然而,百姓中間有著兩大政治和宗教上的分歧。有一少部份人順從耶和華的吩咐,投降和服侍巴比倫;但大部份無論被擄或仍在猶大國的,聽從多個假先知預言,要尋求埃及的幫助,或聯合周邊小國起來背叛巴比倫。

在猶大國的耶利米先知在這時候,奉神的名寫信給被擄的人。耶利米藉西底家王所打發往巴比倫去見尼布甲尼撒王的使者,就是沙番的兒子以利亞薩和希勒家的兒子基瑪利,把信帶給被擄的猶大百姓。他們的父親沙番和希勒家,分別是約西亞王時代作書記和大祭司,曾在聖殿中發現了律法書,並將書上祝福和咒詛的說話讀給約西亞王聽。聽見後的約西亞王恐懼戰兢,開展了國中剷除偶像的宗教改革。故此,繼承父業的沙番的兒子和希勒家的兒子是耶利米可信賴的同工,耶利米就把這重要的書信交托他們。

神怎樣看他們被擄的事情呢?請看第4節:「信上說:「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對一切被擄去的(就是我使他們從耶路撒冷被擄到巴比倫的人)如此說:」這裏特別指出是耶和華使他們從耶路撒冷被擄到巴比倫去。在第7,20節中,也有類似的話,「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7)、「所以你們一切被擄去的,就是我從耶路撒冷打發到巴比倫去的,」(20) 重要的事情要說三遍。耶和華指明不是尼布甲尼撒王把他們擄去,而是神使百姓被擄去。

猶大人一般認為是己方軍事力量不足,長官不濟的策略和戰術,自身運氣不夠,所以戰敗被擄去。猶大人許多兄弟死在戰場上,他們充滿對巴比倫人的憎恨,可能在抑壓中深夜往窗戶大喊仇敵死全家。另一方面,他們因戰敗而感到沮喪和羞愧,看不見將來有任何盼望。他們失去作神百姓的自豪感,埋怨神容許他們大敗在敵人手上。多年來,他們用盡辦法要擺脫巴比倫的克制,卻事與願違,就更感挫折,認為神已經撇棄他們,內心更遠離神。然而,耶和華說是因為猶大崇拜偶像的罪惡,不順從神的說話,所以打發他們往巴比倫。神從早起來差遣祂僕人眾先知去傳揚,神已命定順服神,負巴比倫軛的,才有生路。但那些不順從神,不肯服侍巴比倫人的,神為他們定了三個套餐:A餐——刀劍、B餐——饑荒、C餐——瘟疫(18,19),全是死亡套餐。因此,那些被擄到巴比倫的百姓,就是神所存留剩餘的百姓,要留心聽神的說話(20),關心神打發他們到巴比倫去的目的是甚麼,卻不要老想著怎樣離開巴比倫,或與巴比倫對抗。

神賜給百姓甚麼具體的方向呢?

第一,在那裡生養眾多,不至減少。」

請看第5,6節:「你們要蓋造房屋,住在其中;栽種田園,吃其中所產的;娶妻生兒女,為你們的兒子娶妻,使你們的女兒嫁人,生兒養女。在那裡生養眾多,不至減少。」巴比倫不是他們度假旅遊之地,而是在被逼離開家園下,所住陌生和言語難明之地。他們感到不安和恐懼,每一天期望離開這地回國。而且,有假先知哈拿尼雅說預言,神已折斷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軛,在兩年內被擄的百姓得歸回,聖殿的器皿也一同回去(28:1-4)。因此,他們從沒有想過長居此地,也不打算在這裏有任何發展。然而,神的方向叫他們腦震盪。神的計劃是他們不會在短時間內回國。百姓要安居在巴比倫,在那裏要建屋,結婚生兒養女,又要為兒女嫁娶,叫後代延續下去。

在第10節,更清楚表明,神為猶大定了七十年的期限,七十年後他們中間的人才能歸回本國。70年大約是人一生的年日,故此,大部份收信的人在有生之年也不能歸回,要等到他們的兒孫一代才能成就這應許。通常人只關心眼前即時的利益,卻甚少熱衷於長遠的將來計劃,更遑論他著緊死後的世代如何。現代經濟發展和環境保護常常角力,就是現今世代和下個世代的利益之爭。孫兒說:「爺爺,你食哂D魚翅,攪到D鯊魚哂絕種!」;「公公,你成日貪方便唔熄燈,用哂我哋D煤和石油喇!」因此,為了下一代著想,我們會禁食魚翅,並節約能源。有時,我前往傳統的教會,發現教會坐落在鬧巿中心的一個角落,地價不菲。我心生羡慕之餘,也隨之留意到建堂是由一班前輩信徒的遠見和付出而成。所謂,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教會是薪火相傳的工作,我們終有一天在世上過去,但我們有責任為下一世代的信徒,就是我們的兒女子孫預備環境。

當時大部份的猶大百姓喪命於刀劍、饑荒或瘟疫中,為了叫猶大人不至減少滅亡,因此神吩咐他們要生養眾多,不至減少。他們要放下自己的狹窄計劃,預備七十年後將要成的事,在艱難和絕望之中,仍然要憑信心肩負生養和栽培下一代。在七十年後,神藉波斯王的古列應驗先知耶利米的說話,被擄之人的後裔省長所羅巴伯,帶領首批約5萬猶太人帶著聖殿的器皿回國,並開始重建聖殿。後來,被擄之人的後裔以斯帖成為了波斯皇后,因著叔叔末底改的挑戰,以死就死吧的信心,從仇敵滅絕通國猶太人的惡謀中拯救了整個民族,末底改因著忠誠,由守門的躍升為宰相。在第一次歸回的九十年後,有文士以斯拉與王的酒政尼希米作屬靈領袖,分別帶領第二和第三批猶太人回國,並進行屬靈復興工作,帶領百姓遵行耶和華的律法,重修耶路撒冷城牆。結果,猶太民族得以恢復過來,預備耶穌基督降生與及廣傳福音的時代。

第二,為所住的那城求平安

神吩咐猶大百姓要為了甚麼而禱告呢?請看第7節:「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平安在希伯來原文為「沙龍」"shalom",在第7節中三次出現。除了有平安和繁榮,沒有衝突之意,也包含著完整和神的祝福。通常猶大人為同胞求平安「沙龍」,如今他們怎能為仇敵之城求平安呢?為了巴比倫傾覆,他們不但願意舉手禱告,就是舉腳禱告也是願意。神吩咐百姓不是咒詛巴比倫,卻要為巴比倫所住的城禱告求平安。不是因為巴比倫配得著的,而是因為神顧念住在巴比倫中間神的百姓。那城得平安,他們也隨著得平安。正如使徒保羅也教導信徒的禱告題目:「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提前2:1.2) 被擄的百姓容易失去作神百姓的身份,過著畏縮和自卑的人生,但神盼望他們在巴比倫承擔作屬神祭司的工作,擁有寬闊的牧者心腸為不信的巴比倫禱告,好叫他們也能認識耶和華真神。

Ⅱ‧不是降災禍,乃是賜平安 (8-23)

猶大百姓要極力抵擋誰的主張呢?請看第8,9節:「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不要被你們中間的先知和占卜的誘惑,也不要聽信自己所做的夢。因為他們託我的名對你們說假預言,我並沒有差遣他們。這是耶和華說的。 」神的說話不容易叫人接受,但假先知的話正合人的口味。人喜歡相信自己願意相信的事情。百姓甚願歸回本國,聽見有先知和占卜,或者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以為神不久要領他們歸回本國。神再三鄭重地說,沒打發他們,也吩咐百姓不要受他們所迷惑。神為猶大百姓所定的計劃是這樣:「耶和華如此說:為巴比倫所定的七十年滿了以後,我要眷顧你們,向你們成就我的恩言,使你們仍回此地。」(10);正如在第一次被擄後,神應許說:「這全地必然荒涼,令人驚駭。這些國民要服事巴比倫王七十年。七十年滿了以後,我必刑罰巴比倫王和那國民,並迦勒底人之地,因他們的罪孽使那地永遠荒涼。這是耶和華說的。」(25:11,12)

神為祂的百姓有何終極的計劃呢?請看第11節:「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猶大面臨亡國邊緣,百姓悲慘地被擄到巴比倫,在人看來絕對是災禍。有信徒傳福音,在街上看見一個愁眉苦臉的人就說,「你來信耶穌啦,信耶穌就會好快樂。」他回答說:「我就係信耶穌後變成咁樣。」許多時,信徒也會經歷世上的失敗和痛苦,考試不合格、申請多次被拒、失業、生意失敗、患上危疾,或是親人離世。面對刺骨的痛苦,我們會問神,祢在搞緊咩呢?是否神不看顧我呢?或是神在懲罰我的罪呢?這裏神清楚地回答我們說,神並非糊塗,不知道我們的境況,祂說祂知道自己正在做甚麼:「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無論我們怎樣看事情是善是惡,最重要的是那位掌管我們生命氣息的神怎樣看。「耶和華說:我的意念非同你們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們的道路。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賽55:8,9)

舊約中的約伯承受不明白的苦楚,背後卻有神美好的意念。完全正直,敬畏神,遠離惡事的約伯彷彿遭受神的懲罰,在一夜之間,失去一切的財富,十個寶貴的兒女也死在房塌中,雪上加霜的,他患上極其痛苦的皮膚病。三位有屬人智慧的朋友本來要安慰約伯,反而無故指控約伯,叫無辜的他內心極其難過。雖然無人明白約伯的痛苦,但他有著這末後的指望:「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伯19:25,26) 在約伯記第38-41章,記載了創造主神向被造的人,連珠炮發地提問有關神如何掌管世界和宇宙的事。在偉大的創造主神面前,我們每個人都要好像約伯那樣,被問得口啞啞,閉口無言才算是聰明。

神對我們的終極和至高的意念,就是要叫我們末後有指望。末後有指望就是擁有真實天國的盼望。盼望對於人非常重要,所謂「做人如果沒夢想,同鹹魚有咩分別?」然而,沒有天國指望的人,最終成為鹹魚。因為地上的指望是能朽壞、能玷污、能衰殘的。在年輕貧窮時,心裏燒著的那團火,在成功後隨之熄滅,成為了過氣的老油條。並且,人也難免一死,成為真鹹魚。要末後有指望,講就容易,要得著實在困難。若沒有神的干預,我們的指望也是圍繞在地上的事物。為了得著這末後的指望,神通過巴比倫俘虜的生活,打碎他們屬世的驕傲和指望,恢復他們屬天的身份,與神立新約,把神的律法寫在他們心上。耶和華要作他們的神,他們要作神的子民。他們要得著最寶貴和榮耀的職份,作祭司的國度,聖潔的國民。世上萬民通過他們可以認識神,得知救恩,擁有復活的指望,進入神永恆的國度。即使我們多麼軟弱和不配,神沒有放棄這指望而帶領我們的人生。

被擄之民為了末後有指望當怎樣生活?請看第12,13節:「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呼求我,禱告我,尋求我,意思是真誠地回歸向神,恢復個人與神的禱告和敬拜。神盼望百姓通過巴比倫的熱廚房,重新塑造祂的子民,使他們真心真意地歸向神。我們曉得蒙神祝福,不代表不經歷任何苦難、挑戰,或神懲罰式的管教。反而,許多時,我們為了得著真正的祝福,叫末後有指望而必須經歷這一切。我們藉此被煉淨,能夠在神的性情上有份。在火爐般的生活,我們為要遇見神,明白神的計劃,就要呼求神,禱告神,尋求神,聆聽神的說話。

然而百姓要遇見神的最大阻礙是甚麼呢?就是不專心。百姓要在巴比倫定居,適應當地文化生活,似乎有許多事情要做,要學巴比倫文,要考專業升級試,要迎合巴比倫上司的進度,要留意MPF價位,子女升學等。如今在崇拜中,從手機傳來的短訊或新聞,也會叫人不能專心,搶奪我們的心思離開神的話語。這是一場爭戰。為了孩童的好處,我們要訓練他們專心上課,專心做功課,專心食飯等;同樣,為我們屬靈的益處,我們也要必須訓練個人專心地尋求神,專心地默想神的話語,專心地禱告尋求神,明白神的心意,

在最近的研究顯示,因著近來香港的社會運動影響,每日花最小兩小時關注政治新聞的,患上疑似抑鬱症或懷疑創傷後壓力症的風險比少看的人為高。就是說,當人每日尋求新聞時,有更高風險尋得精神疾病來。但百姓專心尋求神時有何結果?請看第14節:「耶和華說:我必被你們尋見,我也必使你們被擄的人歸回,將你們從各國中和我所趕你們到的各處招聚了來,又將你們帶回我使你們被擄掠離開的地方。這是耶和華說的。」當我們專心尋求神,就必尋見神,神聖潔和光明的靈就住在我們裏面,使我們擁有信心和盼望得勝世界。但以理先知年輕時被擄到巴比倫,他專心尋求神,「我但以理從書上得知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論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七十年為滿。我便禁食,披麻蒙灰,定意向主神祈禱懇求。」(但9:2,3) 但以理堅持每日三次向耶路撒冷禱告神,為了百姓的罪惡求赦免,猶大人得以歸回而禱告。即使禁禱告令生效,違者要被下到獅子坑,他沒有放棄專心尋求神的心志。因此,但以理不但沒有忘記作神百姓的身份,被巴比倫文化和特權所麻醉,卻在多次危難中得蒙神奇妙的拯救。但以理在巴比倫至波斯的四個王朝供職,向外邦王兩次解夢,解釋牆上指頭所寫的字,傳講神叫君王悔改和審判的信息。此後,又有文士以斯拉定志考究遵行耶和華的律法,又將律例典章教訓以色列人(拉7:10)。被擄歸回的百姓能恢復信仰的純正,遵守神的律法生活。由此看來,猶大百姓留在巴比倫七十年並非災禍,當他們專心尋求神,遇見神,預備了繁榮和復興的時代來臨。

2011年我在港大土木工程系博士畢業,其後在工程顧問公司工作。我深感研究院的日子花太多時間在福音工作上,又無可見的果子,心裏期盼在地上工作上有所成就而努力。起初,我很早就來到公司工作,很慢才下班。以往坐地鐵我會主動讓座給有需要的人,但上班後實在太累,對座位甚是渴求,諗到按衣著身份估計誰先落車,好叫自己有位坐(原來坊間也有書教導這小智慧),自己安坐也無閒理會別人。生活如此拮據,慢慢地,多國之父研經、所感分享、聖經學校聚會等,我都成為了稀客。傳福音和餵養新羔羊根本不在我的 To do list 上。後來,我看見一個同事兼師妹,往政府裏任職,水鬼升城隍。她告訴我,返工易過湊仔,叫我心生羡慕(可能我誤會了湊仔好容易)。我禱告求神帶領我到公型機構工作。雖然有幾次面試,均以 I regret to info you 收場。我感到每天如此工作實在太痛苦了,也沒有信心再等候 神,寧願參加政府開科取士的考試,在那年聖誕崇拜最後的30分鐘才到達。

2017年, 神垂聽了我禱告的一半。公司被揭發挪用政府資料而遭禁標,生意急挫,節流下我加入了裁員的行列。抱著個人物品走出辦公室的橋段,我以為電影才會有的。果然,戲如人生,人生如戲。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件文具。這突如其來的事,感覺果真像 神的審判臨到。第二天,我帶著袖珍聖經去大嶼山行山,在船上想起:「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耶29:11) 四、五年沒有在農曆新年前來的金大衛牧者,給了我們突擊測驗。12個弟兄牧者輪流分享所感,隨後為每位弟兄作屬靈體檢。我的體檢就不合格了,並被催速要尋回起初對 神的愛心。後來,前輩牧者知道我的情況,鼓勵我說,It is God’s love and God’s training。

屬靈問題,屬靈解決。我尋找當悔改的地方,通過主日瑪拉基書,以及列上17章撒勒法寡婦,在饑荒中為先知先做一個小餅,雖然在待業中,我還是把最後一個月的人工加上代通知金等的十分之一獻上。我也在屬靈上「學乖」,期盼上帝的祝福,接受了夏令營、秋令營預備信息等使命。結果怎樣呢?在秋令營前幾天我又收到職位申請被拒的電郵。在晴天霹靂中,彷彿一切回轉和禱告也是徒然的,心想要悔改的都已悔改,還能作甚麼?我心情極差,無法專心預備信息,心裏出了兩個意念,一個是 神都不理會我,我何必掙扎預備信息呢?另一個是那裏不是 神要我去的地方。通過鐘馬田牧師所著靈性低潮一書,「我的心哪,你為何憂悶?為何在我裡面煩躁?應當仰望 神,因他笑臉幫助我;我還要稱讚他。」(詩42:5),以及Mother Barry宣教士近30年前的創世記信息,使我仰望 神,看見這幾年來自己如同挪亞時代的人屬乎肉體地生活,終日所思的都是地上的事。

出營後,我帶著以傳道為事的方向在港大尋找工作, 神成就了另一半的禱告題目,引領我返回港大,就是從前研究院的實驗室那裏工作。這是作校園牧者的dream job。近水樓台先得月地傳道,人工待遇比先前還好,工作氣氛正面,準時無憂慮地放工,車費也慳埋,又可以回家食午飯夠健康。然而,工作上最大的難題是克服我心裏的驕傲。上司、同事或學生也會以我做這份工為奇怪。我不能回答萬能key,It is God’s love and God’s training,只能以無志氣的答案回應。工作性質並不太專業,好像家庭主婦打理細務。大至預備院長到訪,小至研究生賴屎(蘇洲屎要我執手尾),都係工作範圍。若果忍受不了衛生情況惡劣時,我要克服心理障礙拿起掃把清潔。後來,我看見經理也在拿著掃把打掃,心想難道要以武俠小說中,掃地僧乃是隱藏的絕世高手來自我安慰。

今日經文裏被擄的百姓,以為是尼布甲尼撒王所以來到巴比倫,他們發夢也想著回國。同樣,我也以為因為自己未夠標青或是錯失機會,所以來到港大工作,卻沒有留心是神打發我回到這裏來。回想十多年前研究生的日子,因著工作的彈性,我可以專心尋求神。現在工作上的自主和輕鬆,我卻沒有專心尋求神。以往,學生時代,我沒有急於畢業後賺錢;現在,在外頭工作打滾後,我常以金錢的眼鏡看事物。我錯誤地使用了神所賜給我回到使命之地的祝福,沒有好好在屬靈上預備自己和下一代。這近半年之多的社會運動之中,每個人無論年青的,年老的,年幼的,或多或少也捲入其中。無人料到事情的發生,也無人知道事情發展和結局。我要相信神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最終叫眾人有神國指望。為此,我不是自私地關心自己的前途和錢途,而是關心下一世代福音工作如何。神盼望的,不是我成為成功人仕,成功人仕已經夠多;神需要的,是好像耶利米忠誠的牧者,真正的牧者實在不夠多。祈求神每日將悔改的靈臨到我內心,幫助專心尋求神,擁有神的靈,神的憐憫和審判,預備屬靈的下一代。

總括而言,我們在不安和艱難的時代裏,呼求神,禱告神,尋求神。若專心尋求神,就必尋見。神樂意將的旨意指示人,使我們任何境況之中也有從神國而來的平安和指望。祈求主,賜我們祢的內心,為了預備復興的時代來臨,積極生養屬靈的兒女,並為為所住的城求平安,讓福音臨到香港和中國的年青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