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08
首頁
2019-01-27 下載 信息 (doc 格式) 列印文章

大學生研經宣教會University Bible Fellowship

聆聽/下載 信息錄音 (mp3 格式)

2019年 列王紀上 第2課                                   1月27日 謝馬太牧者

經文 / 列王紀上 3:1-4:34
金句 / 列王紀上 3:11,12

單求智慧的所羅門

「 神對他說:你既然求這事,不為自己求壽求富,也不求滅絕你仇敵的性命,單求智慧可以聽訟,我就應允你所求的,賜你聰明智慧,甚至在你以前沒有像你的,在你以後也沒有像你的。」


在《說小故事勝過講大道理》一書中,描述了一名職員、課長及經理共進午膳;其間,發現路邊有一盞人家遺留的油燈,形狀與阿拉丁神燈相似。職員馬上拾起來,輕輕擦去表面的灰塵。燈嘴立時噴出一團白煙,原來是一個精靈。精靈說:「我會給放我出來的人三個願望,難得你們三人行,我便答允你們一人有一個夢想。」職員振臂高呼,爭先說:「我想要到峇里島旅行,滑水衝浪食seafood…」殊不知,「噗」一聲就消失了。於是,課長也不輸蝕,連忙說:「我都要去夏威夷度假,在威基基海灘上享受日光浴…」居然他也不見了。最後,經理卻是執到金都唔識笑地說:「你叫他們下午兩點準時返公司開會啦!」這故事說明錯誤的祈求,到頭來還是得個吉。而今日的經文,就提到所羅門在剷除四人幫(亞多尼雅、亞比亞他、約押和示每)鞏固王位之後,為好好治國和所託管的百姓而向 神求甚麼。信徒也被 神設立為有君尊的祭司和牧者,祈求 神藉這篇信息,教導我們所羅門的內心,好叫我們作出正確的呼求,也能成長為這時代羊群的好牧人和屬靈領袖。

Ⅰ‧求智慧的所羅門 (3:1-15)

請看第1-3節,埃及屬當時中東強國,所羅門竟獲法老青睞,迎娶埃及公主,凸顯以色列國的繁榮和昌盛,連法老也要同他make friend(交友)。邱壇則是山上蓋的壇,是外邦人用來崇拜偶像的地方;因迦南習俗認為越靠近天,便越接觸到天上的神明。由於聖殿仍未竣工,百姓就都在邱壇獻祭。所羅門愛耶和華,遵行父親大衛的律例,只可惜以色列在迦南征服戰中不能完全趕出原著,反與他們一起興建邱壇,並在那裏獻祭燒香,最終形成偶像的溫床。

所羅門首要做的事情是甚麼呢?請看第4節:「所羅門王上基遍去獻祭,因為在那裏有極大的邱壇,他在那壇上獻一千犧牲作燔祭。」所羅門在登基之初,便前往摩西所造,從示羅遷到基遍的會幕敬拜 神。燔祭是指將所獻上整隻無殘疾的祭牲完全焚燒在壇上,經火化為灰燼而不為任何人留下一點帶回去;算是以色列五祭(即燔祭、素祭、平安祭、贖罪祭和贖愆祭)中被喻為最好。因這祭的獨特之處在於獻祭者要自己宰殺祭牲外,還要剝皮、斬件,並把祭牲清洗乾淨,最後才交給祭司獻上。(利1章)而這種親力親為的做法,象徵獻祭者願意為主擺上和犧牲自己,就是毫無保留的委身。不但如此,所羅門更獻上超過律法所規定一千倍的驚人創舉。單從數字便看見他獻祭的認真、服侍的熱情和誠意;這好比信徒連續一千日清早禱告、食天糧或傳福音。究竟所羅門怎能做到的呢?是愛呀!(3)提到:「所羅門愛耶和華…」的確,愛一個人時絕不會計較付出和犧牲;反而天天渴想向對方獻殷勤來表達愛意,皆因所羅門時刻將 神放在心中的首位,就不吝嗇地盡心、盡性、盡力地愛 神,又竭力遵照 神的律例生活。

參考第6節時,所羅門曉得他之所以鯉躍龍門,能脫穎而出順利成為一國之君絕對委實不易。縱然這江山並非由他打回來,但 神的愛不僅在父親大衛身上彰顯;更臨到他身上,使他白白蒙了 神的厚恩;藉此叫他深切體會自己能作王全因 神的愛,他便心存感激而要向 神獻上極大的謝意。同樣,信徒也因基督耶穌的犧牲,流血在十字架上而得蒙救贖,亦當獻上自己為活祭(羅12:1),並作 神福音的祭司,引領人悔改歸向 神,如同在壇上獻祭蒙主悅納(羅15:16)。

神是一位怎樣的 神呢?(出20:6)說:「愛我、守我誡命的,我必向他們發慈愛,直到千代。」(撒上2:30下)亦說:「因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輕視。」就在一天晚上, 神從睡夢中向所羅門顯現,問他說:「你願我賜你甚麼?你可以求。」這不是發白日夢, 神彷彿大方給所羅門開出一張未填寫銀碼的支票,在這千載難逢的機會面前,所羅門求甚麼呢?請一起讀第6-9節:「所羅門說:祢僕人我父親大衛用誠實、公義、正直的心行在祢面前,祢就向他大施恩典;又為他存留大恩,賜他一個兒子坐在他的位上,正如今日一樣。耶和華我的 神啊,如今祢使僕人接續我父親大衛作王,但我是幼童,不知道應當怎樣出入。僕人住在祢所揀選的民中,這民多得不可勝數。所以求祢賜我智慧,可以判斷祢的民,能辨別是非。不然,誰能判斷這眾多的民呢?」首先,所羅門以父親大衛為典範。所羅門從父親身上看見當大衛以誠實、公義和正直的心治國、敬畏 神, 神就向他大施憐憫;這個人信仰的見證,使所羅門更深體會 神的恩典、慈愛和真實。因著大衛給下一代樹立優良榜樣,所羅門在這美好的印象和屬靈的影響力中耳濡目染,使他更懂得要以懇切的心來倚靠 神。

其次,所羅門知道自己年幼、經驗尚淺,甚至多番稱呼自己為幼童和僕人。當不少人拿住雞毛當令箭時,所羅門卻感到難以擔大旗。他因沒有父親豐富的人生閱歷:大衛曾被迫亡命天涯,四處奔逃十年多,試過在走頭無路下投靠敵軍、扮作瘋癲,也曾匿於亞杜蘭洞,在自身難保時仍接納和安慰那些受窘迫、欠債和心裏愁苦的人,達四百位之多。他遭遇大大小小的逆境、困難和挑戰,面對內憂外患;但這一切苦痛的磨煉卻是成長的加營素,轉化作他的領導才能,使大衛被塑造為合 神心意的王。相比之下,所羅門只是在溫室中長大,他就承認自己像個脆弱的幼童,必須在 神的拖帶和幫助下才能青出於藍、磨杵成針。當人知道自己是何等不足時,就能以謙卑的態度跪在 神面前俯伏哀求。此外,所羅門雖貴為九五之尊,亦沒有半點心高氣傲;也不因連法老也來與他結親就漂漂然,忘了自己的身分就目中無 神。相反,所羅門能持守謙卑,皆因他時時刻刻記念上面有 神,祂才是真正的王,自己卻不過是 神的差役、僕人而已。這時候,他願意凡事上降服和聽命於 神,不按自己的聰明或別人的看法便放肆,乃是天天求問 神,照祂的心意來作成 神的事工。(雅4:6)說:「 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

最後,所羅門向 神求智慧,並非想做IQ博士;而是需要 神的智慧來幫助他覓得真理、明辨是非,為老百姓作出正確和公義的判斷。當時所羅門要服侍的絕非泛泛之輩,而是 神所揀選的百姓“a great people”,就是 神向他們擁有作君尊祭司和聖潔國度的盼望中所拯救的人, 神將宏大的旨意放在他們身上,要通過他們救贖普世萬民;所以所羅門對這些百姓珍而重之,不能隨便服侍和看待。而且他們的人數龐大,參考(撒下24:9)時,只是拿刀的勇士就有130萬。要服侍一個人已經談何容易,何況所羅門要承擔的更是不可勝數。

在第11節裏,尤其看見所羅門以聽訟為王的首要任務,他不認為這些不過是九品芝麻官的責任,視眾多的民為沉重和負擔,卻為自己建立一座「堅離地城」;相反,他看重王的職責就是好貼地的能聽懂百姓的心聲,了解民間疾苦,為天下黎民百姓舒憂解困,帶領他們離開罪惡、行走義路。一個人祈求甚麼,某程度也反映出他內在的本質。從所羅門的懇求中,顯出他擁有牧者心腸和愛百姓的內心,他沒有先考慮自己的需要,不求滿足一己私慾,乃是推行「本國優先」,以 神的選民為寶貴;並求能在百姓中間作出公平、公義和準確的仲裁。所羅門一心向 神求智慧的目的,是使他能明察秋毫,好好擔當和完成 神托付的職分服侍百姓,以色列要成為公義的模範,使公義的江河流遍全地。但假如把一個無辜的人判為有罪,就會破壞王與百姓彼此間互信的和諧關係,若將有罪的人無罪釋放,那人必定食過返尋味而不知悔改,繼續做壞事;這些都對國家的未來帶有負面和深遠的影響。唯有公義被彰顯,人的靈命才獲得提升。因此,智慧的判斷實在是不可或缺。

所羅門因為求這事,就蒙主喜悅。於是 神有何回應呢?請一起讀第11-14節:「 神對他說:你既然求這事,不為自己求壽求富,也不求滅絕你仇敵的性命,單求智慧可以聽訟,我就應允你所求的,賜你聰明智慧,甚至在你以前沒有像你的,在你以後也沒有像你的。你所沒有求的,我也賜給你,就是富足、尊榮,使你在世的日子,列王中沒有一個能比你的。你若效法你父親大衛,遵行我的道,謹守我的律例、誡命,我必使你長壽。」聽聞求富、求壽和滅絕仇敵是不少人心中夢寐以求的三甲。以物質為中心的人看金錢至上,而每逢農曆新年,不少善信就喜歡向觀音借庫,但求財運亨通;不過,縱然有錢可以滿足普羅大眾環遊世界的心願,卻不能領人到達天庭。而中國古代四大發明之一的火藥,原來就昰所謂的長生不老藥,可惜最諷刺的是這種救命藥竟最後成了殺人藥,更遑論可以賜給人永生。又即使人可以成功報仇雪恨,卻不能藉寬恕來叫人得生,靈魂也失去真正的平安。惟有智慧才是鑰匙,就如人忘記帶鎖匙就無法進入祝福之門。(箴3:13-15)說:「得智慧、得聰明的,這人便為有福。因為得智慧勝過得銀子,其利益強如精金,比珍珠寶貴,你一切所喜愛的,都不足與比較。

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認為最迫切亟待解決的問題,但通過智慧的王所羅門,可以曉得人真正需要求的是甚麼,與及怎樣才是合 神心意的禱告。 神大大喜悅所羅門不為個人利益,單單為要管理好百姓的心,將 神的國度放在自己之上。 神看出所羅門對 神的敬畏,就願意回應他的祈求,甚至添加他沒有求的富足和尊榮,使他成為空前絕後、首屈一指的智多星。雅各書說:「…你們得不著,是因為你們不求;你們求也得不著,是因為你們妄求…」(雅4:2下,3上)同樣,信徒若先求 神的國和 神的義, 神不但成全祂的國和祂的義,更樂於賜下所羅門沒有求的給他們。然而 神的賞賜也有附帶條件,就是要遵守 神的道,謹守祂的律例、誡命才能享福;換句話,人若按 神的心意行便無往而不利,這是永恆不變的法則。具體上,信徒要為拯救那些因被罪和撒但權勢壓制而受苦、含冤受屈的靈魂禱告。雖然信徒在這時代被 神呼召作校園靈魂的牧者,在面對幫助肉身和屬靈的兒女上會遇見種種問題,有時候為了解和服侍不同性格的同工也殊不簡單;但他們全都是屬 神的子民,單靠人的智慧、安慰和幫助必定感到限制。儘管如此,聖經教導信徒,說:「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予眾人、也不斥責人的 神,主就必賜給他。」(雅1:5)祈求主幫助我們遇見每個問題時,憑信心來到 神面前呼求,以至可以好好服侍 神交托的羊群,又確信當信徒先求 神的國和 神的義, 神必垂聽禱告,把所需用的加給信徒,以至可以在這時代不變地擴張 神的國和服侍 神的百姓。

Ⅱ‧使所羅門的智慧超越一切智慧的 神 (3:16-4:34)

在3:16-28裏,記載了一宗家喻戶曉的千古懸案。首先,妓女的爭訟竟上呈至國家領導人,這是匪夷所思的,藉此叫人聯想到尊重稅吏和妓女,作他們朋友的耶穌,所羅門王的國也不輕看小子中的一個。以下是事發經過:一名妓女懷中抱著剛死去嬰兒前來告狀,求王主持公道,她說:「王啊!這姊妹淘與我住在同一屋簷下,因我們二人先後臨盤誕下男孩。昨天,她酣睡中不小心將BB壓死,但這婦人竟趁我熟睡時偷龍轉鳳,換走我的親生骨肉,以為可以瞞天過海;及至天快亮,正想餵哺時發現孩子一命嗚呼,再仔細看才認清這不是我的寶寶。」另一妓女就啼哭反駁:「王啊,這孩子明明是我,只因她無法接受現實而神經失常、精神錯亂。」表面上,原告人言之鑿鑿,似乎無花假;但她既然呼呼大睡,又怎能對案情瞭如指掌呢?若然有科學鑑證,抽查DNA便馬上水落石出。曾有男士向法院訴訟,指控一名婦人偷走他的愛犬。在法庭上,婦人向法官辯稱這隻狗是她在某處購買。於是法官將狗當庭釋放,牠便立即搖擺尾巴奔向狗主。但當時初生嬰孩只像一舊飯,加上父親不詳,亦沒有第三者作目擊證人;究竟誰是誰非,似乎福爾摩斯都毫無頭緒。所羅門面對這次二人各執一詞的羅生門,也似乎只能審死官;當大家都睜大雙眼要看所羅門怎樣處理這單棘手case時,他吩咐侍衛拿刀來,要將孩子監生劈開兩半,平均分給婦人。莫非所羅門王要攬炒?抑或隨便開玩笑呢?實情昰他要跟她們打心理戰。結果,活孩子的母親寧可拱手相讓,也不容孩子被一刀了斷;相反,狠母卻認為我得不到的,妳也別想得到。就是這樣,縱使難以憑言語和外貎判斷,所羅門卻看穿隱藏人深處複雜的內心,這連人心中的思念和主意也能辨明,是惟有 神才做到。(希4:12)此事以後,雖然所羅門年幾輕輕,卻因心裏有 神的睿智和料事如神,人就都不得不寫個「服」字;他們尊重和敬畏王,無一人敢藐視王,在王面前行虛假的事。

而在4:1-19節裏,就記載所羅門為更有效率管治,重組和改革政府的過程。在統治國家的事上,最重要是設立人。所羅門首先將在大衛時代七部的中央組織擴展至九部,除史官、祭司長和掌管服苦的三名問責局長順利過渡外;其餘的內閣成員全屬新班子,所羅門知人善任地將他們放在合適的崗位上。而在大衛時代,首先介紹元帥;如今卻先提及祭司和政府官員,表示大衛時代由於經常打仗,制定以軍事為中心的政策。但在羅所門時代,通過建造聖殿尋求和平,便提倡維穩國策。他也為國家分派十二個官吏,與中央加強溝通使國堅定穩固。

在第20-28節裏,講述在所羅門治理下的以色列,是何等的富裕和強盛。所羅門王國在外交、經濟和軍事上都享負盛名,所羅門統管諸國,他的影響力遠赴埃及邊界,這些國都進貢侍奉所羅門。所羅門每日用的食物:細麵三十歌珥,粗麵六十歌珥;一歌珥的容量是220升,九十歌珥相當於19,800升,估計大約有一萬四千名公務員居住在皇宮。所羅門又管理大河西邊的諸王,四圍的居民皆在所羅門的管治下國泰民安,擁有得著 神的智慧的領袖時,百姓就享受和平和豐盛。請看第29,30節:「 神賜給所羅門極大的智慧聰明和廣大的心,如同海沙不可測量。所羅門的智慧超過東方人和埃及人的一切智慧。」所羅門的名早已蜚聲國際,他博學多才,對人生哲理和自然科學皆獨佔鰲頭;他作箴言三千句,詩歌一千零五首,舊約聖經的箴言有超過8成由所羅門撰寫。而且,他講論草木、飛禽走獸、昆蟲水族,天下列王聽見所羅門的智慧,就都慕名而來聽他的智慧話。

總括來說,所羅門有辯別是非的智慧,也有看穿人內心和所懷意念的智慧,這是 神所賜的。所羅門求 神的智慧時, 神使所羅門成為大超班,比世上一切王更出色的王。信徒活在世上時也需要「諸」般的智慧,不論是讀書、工作、養育兒女,都需要智慧,卻往往因不夠智慧,就遇見困難或未能作出智慧之選而做錯。特別在服侍一個靈魂和栽培耶穌的門徒上,更需要高階智慧,這智慧亦惟有從 神而來。信徒得不著智慧是因為不求,求也得不著,是因為妄求,浪費在宴樂中。祈求 神幫助我們深深知道自己的不足而謙卑去到 神那裏求,以至可以得著 神賜給我們真正的智慧,並用 神所賜的智慧可以尋找 神的旨意,為成就 神的旨意而努力,過得勝的信心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