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2018-12-02 下載 信息 (doc 格式) 列印文章

大學生研經宣教會University Bible Fellowship

聆聽/下載 信息錄音 (mp3 格式)

2018年 腓利門書                                                        12月2日 謝馬太牧者

經文 / 腓利門書 1:1-25
金句 / 腓利門書 1:9,10

憑著愛心祈求的保羅

「然而像我這有年紀的保羅,現在又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寧可憑著愛心求你,就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謀求你。」


腓利門書是保羅所寫的書信中最短的一卷,是撰寫於公元60-62年在羅馬遭軟禁時的獄中書信,希臘原文只有335字,比中學生一篇作文的字數還少,卻在聖經佔一席位。本書信的主要內容是保羅為一個現在已成為弟兄---逃走的奴隸阿尼西謀,向他昔日肉身的主人腓利門代求,使他被接納;並以後迎接他不再是奴僕,而是親愛的兄弟。馬丁路德說:「基督代我們求父,猶如保羅代求腓利門,我們都是耶穌的阿尼西謀。」祈求主幫助我們通過本段經文,將箇中的恩典臨到我們。

請看第1,2節:「為基督耶穌被囚的保羅同兄弟提摩太,寫信給我們所親愛的同工腓利門,和妹子亞腓亞,並與我們同當兵的亞基布,以及在你家的教會。」當中記述了發信者和收信人的名字,發信者是為耶穌作工而被囚的保羅,也提及提摩太,他是保羅屬靈的兒子,跟保羅所寫這封信的旨意同心,就成了第二作者。收信人則是腓利門,家住在歌羅西。保羅稱他為親愛的同工;腓利門是保羅在以弗所推喇奴學房傳揚福音時迎接福音,是保羅牧者的羔羊。另外,還有腓利門的妻子亞腓亞,與及腓利門的兒子,被稱為與我們同當兵的亞基布,保羅也將這信寫給在腓利門家的教會,凸顯他的家是聖徒聚集的地方,而腓利門則是負責教會的牧者。腓利門通過保羅迎接福音後,現在成為了負責一所教會的領袖及成熟的同工。由此來看,這信不單是寫給腓利門感人肺腑的私人密函,也是傳遞給福音的同工們和教會的重要書信。

請看第3節:「願恩惠、平安從 神我們的父和主耶穌基督歸與你們!」保羅提及寫這書信的目的以先,為了腓利門和所有的聖徒祈求從父 神和主耶穌而來的恩惠及平安賜給他們。從父 神和主耶穌基督來的恩惠,就是通過父 神的大愛並耶穌基督十字架的苦難、死亡和復活臨到罪人身上罪得赦免的恩典,與及得救重生而享受新生命的祝福;這恩惠才是一切祝福的根源。因著這恩惠, 神與罪人的不和消失,使人可以享受到真正的平安。

保羅可能通過曾開拓歌羅西教會的以巴弗,聽見關於腓利門的消息;腓利門的信心生活是怎樣的呢?請看第4-7節:「我禱告的時候提到你,常為你感謝我的 神,因聽說你的愛心並你向主耶穌和眾聖徒的信心。願你與人所同有的信心顯出功效,使人知道你們各樣善事都是為基督做的。兄弟啊,我為你的愛心大有快樂,大得安慰,因眾聖徒的心從你得了暢快。」保羅被囚時容易感到孤單、憂愁和無力,但有關腓利門的消息卻將大喜樂和安慰帶給被困的保羅,他就每次禱告時都感謝 神。保羅感謝的原因是腓利門向主耶穌和眾聖徒的信心和愛心。換句話說,腓利門的信仰好出色,皆因他的信心和愛心向眾聖徒顯明出來。世人容易對信徒失望的原因是他們講一套做一套,雖然自稱為基督徒,卻跟不信的人無異,仍然不正直、怕蝕底、自私、憎恨和嫉妒。

腓利門卻不同,他相信耶穌的死亡和復活,並深信 神為他預備不能朽壞、不能玷污、不能衰殘的 神的國,亦相信耶穌再來時必審判世界。自此他的生活改變為屬靈和聖潔,以往他只邀請朋友到家中聚賭、看波、喝酒和開P,並只以自己家庭為中心生活;如今卻用作為聖徒聚集的地方。原本他每天只為家庭和工作而奔波,現在卻探訪羔羊服侍他們,也邀約羔羊來自己的家服侍他們如同親愛的弟兄姊妹和家人。就是這樣,腓利門打開自己的住處,積極過團契“fellowship”和分享“sharing”的生活,他生活的影響力使妻子和兒子也成了好同工一齊服侍,建立美麗的家庭教會。不但如此,通過這樣的生活還有甚麼事情發生呢?請再看第6節:「願你與人所同有的信心顯出功效,使人知道你們各樣善事都是為基督做的。」這句話的意思是縱然不少弟兄經過辛勞、艱苦、掙扎和失望,但因著跟腓利門愛心和信心的相交,他們很快便更生和復原過來,在信徒裏頭發生治療的工作。保羅聽見這消息,就得著很多的鼓勵、喜樂和安慰。過去一個星期,我也從同工們的口中聽見在台灣作留學生宣教士的巧善姊妹,現今正居住在Mark宣教士的家庭,而Gloria宣教士雖然要忙碌照顧兒女和服侍羊群,卻仍經常煲湯給巧善姊妹,使她的靈命和肉身都得到飽足。並得知在澳洲的何嘉虹宣教士也獲得全澳洲一個有名的研究基金資助,更是在她專業範疇裏的第一人。他們都是開放自己的家用作崇拜、查經和屬靈聚會的地方。

請看第8,9節:「我雖然靠著基督能放膽吩咐你合宜的事,然而像我這有年紀的保羅,現在又是為基督耶穌被囚的,寧可憑著愛心求你。」作為耶穌基督的使徒保羅,又為福音的緣故而坐牢,他只需吩咐一聲,腓利門肯定會完全順服。不過保羅沒有這樣做,反而寧可憑著愛心求,何解呢?即使是合宜和正確的事,假如藉權威下達命令“This is an order”,以權柄吩咐腓利門,那怕是善行也容易使人反感和生出勉強,口服心不服,甚至向對方心存芥蒂,就不能以愛心和自發性地順從。(14)相反,快將「登陸」的保羅,雖為福音飽經風霜,受盡千辛萬苦,更是眾教會所尊崇和敬重的前輩;他卻沒有倚老賣老,不看僧面都看彿面;而是透過陳述現在的處境,說明自己一把年紀,如今也被囚在所租住的房子裏,如同重犯雙手被捆鎖,並全天候受羅馬兵丁監視。藉此,保羅完全放下自己的身分和一切身段,真實告知腓利門自己的軟弱,在世上沒有任何權柄和力量,是站在最卑微的位置上,以謙卑的語氣向晚輩求情。

誠然,這裏最令人感動的是保羅的態度。通過保羅雖看為合宜和正確的事,可以有一千萬個理由去吩咐腓利門,卻不是命令,而是為了叫對方甘心情願,以喜樂的心順從,就降卑自己,以謙卑的態度寧可選擇憑著愛心單單向對方請求。由此可以學習到真正的權威並不在於外表,而是在乎愛心。若論權力,沒有人可以與耶穌匹敵,但耶穌尚且不強迫世人,乃是一生柔和謙卑。這樣謙卑的態度和愛心的祈求,最終不但成就愛的工作,也可以有更大的力量感動人的心和引領人真正的順從。祈求主幫助我們可以憑愛心行事,成就使人的內心得改變和順從的大能工作。

那麼,保羅憑著懇切的愛心祈求腓利門所為何事呢?請看第10節:「就是為我在捆鎖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謀求你。」當保羅提到捆鎖中所生的兒子時,可能腓利門正猜猜他是誰;在捆鎖中,甚至年老所得的幼子是誰呢?但腓利門看見名字後,立刻大受衝擊,竟然就是在腓利門家中逃走的奴隸阿尼西謀。看第18節時,阿尼西謀不止逃走而虧負了腓利門,更偷去很多財物後一走了之。今日我們仍不時聽見有家庸因欠下巨款、偷竊主人財物、騙取主人遺產、甚至傷害少主後遠走高飛。當時阿尼西謀從歌羅西一直潛逃到有2,400公里遠的羅馬。這因為當時羅馬有三成人口是奴隸,在未有人像辨識協助下,較易避過執法人員的追捕。儘管如此,阿尼西謀只能像過街老鼠般在羅馬的黑暗街角中躲藏而惶惶不可終日,又因內心的罪咎感和不知何時會被人緝捕歸案而時常提心吊膽,沒有真正的平安。

請看第11,12節:「他從前與你沒有益處,但如今與你我都有益處。我現在打發他親自回你那裏去,他是我心上的人。」阿尼西謀從前對腓利門毫無益處可言,他雖為奴僕,卻不忠心,更偷取主人財物逃走,可見他有貪心、不誠實,是不可信賴的人;他不但虧欠主人腓利門,亦為他帶來好大的傷痕。這樣行不義的阿尼西謀去到保羅那裏,對於身陷囹圄的保羅也是很大的負擔。然而保羅所求的仍不是自己的益處,而是一個逃奴的益處,迎接這樣的阿尼西謀,並承擔一切生產他的勞苦,直到他的靈魂重新得救。因著保羅生產的勞苦,阿尼西謀迎接福音,他深深患病的靈魂得醫治,一直抑壓他靈魂沉重的罪咎感和對刑罰的恐懼立刻消失;他的靈魂重新得著平安和自由。從此,他以欠債者的內心就開始服侍使徒保羅,他成為了保羅的兒子,現在阿尼西謀真心為到一直向腓利門所行的不義和忘恩負義的罪痛改前非;並搖身一變成了有熱心侍奉主和忠貞不二地伺候保羅,如同保羅的心臟一樣的人。

雖然按照羅馬律法,犯事的奴隸會被刺青在額上:逃跑的奴隸會刺上FUG(fugitivus),盜竊而逃跑的奴隸就會刺上CF(cave furem),有小心小偷的意思。使他們無論身處何方都會遭受欺凌;加上,一個逃跑的奴隸被抓住是有性命危險,可想而知阿尼西謀返國等同自投羅網,後果何等堪虞。但他仍願意回去曾經虧負和逃走的主人腓利門家裏,為到過往一切惡負荊請罪,悔改真心求主人的寬恕,與及盼望盡心盡性地服侍腓利門和他的家庭教會。這便是一個有力的明證,阿尼西謀已經徹頭徹尾地脫胎換骨,成為一個新人,對你我以至所有人都大有裨益。由此可見,福音本是 神的大能,使原本無益的逃犯,如今改變為在福音工作上不可或缺,如同心肝寶貝那樣珍貴的心上人。

請看第16,17節:「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兄弟。在我實在是如此,何況在你呢!這也不拘是按肉體說,是按主說。你若以我為同伴,就收納他,如同收納我一樣。」 保羅在這書信裏求腓利門待阿尼西謀不再是奴僕,而是高過奴僕,升格為親愛的兄弟,甚至收納阿尼西謀如同收納保羅一樣。不過對於保羅的請求,在當時嚴格實行奴僕制度的社會裏,是極之叫人感到太過份和革命性的。阿里士多德曾說:「跟奴僕不能建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他甚至稱奴僕只是一件活著的工具,因身為奴隸是完全沒有尊嚴、權利和自由,他們就好像主人的財產一樣,主人可以呼之則來,揮之則去;更遑論要與奴僕之間建立真正的友情。雖然腓利門名字的意思是「友誼」,但事實上,就是今日文明和民主的美國社會仍持續發生黑白種族衝突,白人警察無故開槍射殺黑人的事仍屢見不鮮。當時奴隸每天也被暴戾的主人責打,有的日夜都被鐵鏈鎖著,生殺大權全操在主人手中,即或犯了小過失,也可能被鞭打,監禁或切斷手腳,甚至釘死十字架和被野獸吃掉。

在兄弟中間,倘且會因錢銀瓜葛而反目成仇,何況當時好像傢俱一樣隨意丟掉的阿尼西謀;他偷取主人的財物後逃之夭夭,使主人在生產力和經濟上造成損失,與及那份被人背叛而來的傷害,實在令腓利門怒火中燒,無得原諒;恨不得馬上斬開他九件。因此,要腓利門不計前嫌,迎接阿尼西謀為親愛的兄弟,甚至接納他如同保羅一樣,簡直是天方夜譚。但保羅沒有輕易放棄這懇求,因他在乎成為了福音同工的阿尼西謀的生命。而且,當時的奴僕制度和律法也完全違背了 神的旨意,他以一個人的靈魂比天下更寶貴,就無論如何都設法說服腓利門,要保護阿尼西謀的生命,更在 神的旨意裏迎接阿尼西謀為福音的同工。

為此,保羅如同談判專家盡他一切努力去遊說腓利門;在(15)裏,保羅也告訴腓利門在這件事上絕非偶然,乃有 神美善的旨意。從 神的救贖角度剖析時,阿尼西謀挾帶私逃,雖對腓利門來說帶來傷痕和痛苦,卻在 神主宰的安排下遇見了 神的僕人保羅,蒙他帶領信主,藉福音有了奇妙的改變。若沒有二人的分離,他們之間可能一直就是奴僕與主人的關係,(約8:35)說:「奴僕不能永遠住在家裏,兒子是永遠住在家裏。」但如今腓利門失去了一個奴僕,卻得著了一個親愛的兄弟、永遠的同工和屬 神的兒女。

請看第18,19節:「他若虧負你,或欠你甚麼,都歸在我的賬上,我必償還。這是我保羅親筆寫的。我並不用對你說,連你自己也是虧欠於我。」保羅並非只一味地要求腓利門放下追討的權利;對於阿尼西謀的過錯,保羅都願意一力承擔。尤其錢銀問題容易叫人敏感,保羅就藉著親筆寫信來作擔保人簽紙作實,將阿尼西謀所偷的錢,以及一切的損失,保羅都樂意原銀奉還。與此同時,保羅亦提醒腓利門同樣是向保羅欠了無法償還福音的債,保羅這樣說的目的不是要向腓利門翻舊賬;而是盼望腓利門可以想念自己同樣是欠下福音的債,能以欠債者的心來迎接阿尼西謀。(西3:13)說:「倘若這與那人有嫌隙,總要彼此包容,彼此饒恕;主怎樣饒恕了你們,你們也要怎樣饒恕人。」

保羅對腓利門有何確信呢?請看第20,21節:「兄弟啊,望你使我在主裏因你得快樂,並望你使我的心在基督裏得暢快。我寫信給你,深信你必順服,知道你所要行的,必過於我所說的。」保羅指出當腓利門順服時,必將大的喜樂和平安帶給保羅,又鼓勵他必能在這事上完全誇勝。請看第22節:「此外,你還要給我預備住處,因為我盼藉著你們的禱告,必蒙恩到你們那裏去。」保羅現在被軟禁在所租住的房子裏,他祈求 神快些使他得釋放,可以探訪在歌羅西腓利門的家庭教會。保羅盼望介時看見腓利門和阿尼西謀可以超越那時代的身分和制度的框框,在主裏面成為兄弟,一起服侍美麗的福音工作。

保羅為使阿尼西謀和腓利門之間和好而努力不懈地作中保的態度,使本來看來難以和好腓利門和阿尼西謀的主僕關係,與及受害者和加害者的關係得以冰釋前嫌。雖然阿尼西謀給腓利門帶來很多損失,甚至要被處決;但藉著保羅竭力為阿尼西謀辯護,最終一笑泯恩仇,不禁讓人聯想到作中保耶穌的愛。事實上,每個人都是阿尼西謀,是犯罪後逃亡及理當受罰,活在無盼望的黑暗裏,不敢站在聖潔的 神面前。只因耶穌為罪人擔付贖價,使信徒信主後重獲自由,並給予信徒一個能夠彰顯出生命價值及意義的身分和使命,因著耶穌十字架的愛,信徒可以得救和侍奉主。「不再是奴僕,乃是高過奴僕,是親愛的兄弟。」 神赦免罪人的一切過犯,使信徒成為 神親愛的兒女,如同掌上明珠。

原本沒有資格的罪人因耶穌的愛和中保的禱告代贖得以去到 神面前與 神相和;信徒也應效法保羅向羔羊施予這份恩典和愛。叫一個靈魂得救不是哲學和理論,而是將自己釘在十字架上捨棄主張自己的意思和權利,願意付出犧牲和愛,這就是耶穌福音的能力。通過付出任何代價渴望拯救一個靈魂的生命,這份愛能改變人,叫人更新。保羅在被捆中所生的兒子阿尼西謀,猶如司提反被亂石打死殉道所生的屬靈兒子一樣,藉此改變了保羅一個人;如今保羅的愛也薪火相傳地改變了阿尼西謀,因此保羅也盼望腓利門可以參與這份愛的工作。信徒也是領受了耶穌十字架驚人的愛的福音,亦盼望可以成為生養和栽培一個靈魂的牧者。或許信徒因現實所面對的艱難,彷彿被鐵鏈捆鎖一樣;但通過使徒保羅在有年紀和被囚中,仍以福音生了原本無用的阿尼西謀,改變為有益和夥伴。因此,信徒無論在任何環境和條件中,也能以福音服侍主交付我們校園的靈魂,迎接他們為我親愛的兄弟和同工,栽培他們成為在香港以至中國校園的福音工作上不可或缺、有益和偉大的 神的僕人。

祈求主幫助我們通過腓利門書可以聽見保羅憑著愛心的祈求,不但是向腓利門,更是向我們說,以至可以上到校園尋找及遇見在校園某處流淚和徬徨的另一個阿尼西謀。